http://www.ethicalonlinebiz.com

美股观潮 美股回调是趋势的问题拼多多成互联网

  我解读格林斯潘的言下之意,股市繁荣才是美国经济不断上演上升的动力来源。美联储今年7月已降息一次,预计9月18日再度降息释出流动性。但我认为美股的回调是趋势问题,特朗普总统和美联储的行长们对立已久,即使美联储本月降息25或甚至50个基点,也不可能让特朗普满意,这也就意味着美股目前还是处于下降通道并非是调整结束后期能确认新高向上趋势的开始。

  过去几天推动美股反弹的最大动力就是贸易摩擦方面出现利好。而从美国最近公布的数据来看是不太妙的,因为8月非农就业数据不及预期,意味着特朗普总统发起的贸易战对美国的冲击开始显现。对此,贸易摩擦方面的利好逆转了美股本周下降的趋势,形成了初级反弹格局。本周,标普500指数累计上涨1.8%,道琼斯指数本周反弹1.5%,纳指本周反弹1.8%。对于9月17~18日美联储的议息会议,本周和下周的经济数据极为重要。而且下周一开始,FOMC的票委和美联储重量级官员将不再公开发表观点,因此最近这几天美联储的官员们讲话就需要仔细解读,来理解过山车式走势。

  首先美国本周二公布的数据显示,美国8月Markit制造业PMI终值重回50整数关口,且好于预期,但仍是2009年9月以来最低水平。具体数据为:美国8月Markit制造业PMI终值为50.3,预期值为50,前值为49.9。数据虽然有所改善,但离开低于50界限也就一根头发丝的距离。美国8月制造业PMI终值为2009年以来最低,产出和新订单指数均为十年最低,表明美国第三季度制造业表现明确地拖累经济增速。出口情况恶化是数据表现不佳的关键原因。许多企业认为全球经济增速放缓已经明显影响了订单,而贸易摩擦恰恰是主要原因,而不是之一。

  由于企业对未来前景的担忧,雇佣活动出现了停滞。美国8月ISM制造业PMI指数为49.1,跌至2016年1月以来最低水平,且是2016年8月以来首次跌破荣枯线以下的数字表明整体制造业开始陷入萎缩。该指标中的新订单指数跌至七年以来低位,而生产指数则降至2015年底以来的最低水平。这些都说明美国8月份的制造业活动萎缩不是意外,虽然这是三年来首次。订单、生产和招聘活动的萎缩导致了这项重量级的制造业指标跌至2016年1月以来的最低水平,显示出贸易摩擦开始以来对美国企业的压力非常重。

  自从特朗普总统宣布单边贸易冲突以来,美国的出口订单指标现在下降至43.3,是自2009年4月次贷危机触底,美股步入11年牛市以来的最低水平。凸显了最近的经济疲软和全球经济增长放缓,贸易局势对美国国内生产商的直接传导开始增加。虽然制造业只占美国经济的11%左右,但机构投资者最担心持续性疲软最终必然会导致用裁员来确保盈利,而且压缩投资也必然危及本轮经济持续性扩张的可能性。

  我们认为由于一些生产指标连续两个季度出现下滑,从技术上讲,制造业已经显现了陷入初级衰退的迹象。这与世界各主要经济体当前的形势是保持了相当一致的,我们知道全球性工厂活动已连续15个月下降,并在过去三个月中陷入萎缩。由于ISM的新订单指标也可以被视为经济潜在衰退的领先指标,其下降至47.2也是自2015年12月以来首次跌破50的荣枯线。ISM的生产指标也跌破该分水岭,从50.8降至8月份的49.5。ISM制造业指数中的就业指标跌至47.4,为2016年3月以来的最低水平。周五的非农就业报告显示8月份非农就业数据的疲软也是我们需要紧盯的指标。因为从以往的历史经验看,企业在裁员之前通常倾向于减少员工的每周工作时长。因为当前的贸易摩擦不断升级的困难局面,美国企业8月份总计宣布裁员10488人。统计调查了自2018年以来,美国企业发出的与贸易具体相关的裁员公告数量,整个2018年为798份,而今年前8个月已达2076份,所以FOMC九月份的议息会议对企业来说尤为重要。

  这里我们认为要特别重视前美联储主席艾伦格林斯潘在近日的重要讲话。他认为世界各地都出现的负利率这种情况用不了多久,也会蔓延至美国,它在美国出现只是时间问题。由于各国央行试图放松货币政策以支撑全球经济,目前全球有超过16万亿美元的负收益债务。比利时、德国、法国和日本等国的10年期主权债券目前以负利率交易。格林斯潘称,美国股市将决定美国经济接下来是否走向衰退,之所以认为这轮经济很大程度直接取决于美股股市好坏是因为大家低估了财富效应对消费经济的影响。股市巨大波动直接影响消费者的信心,格林斯潘认为当前经济界还没有完全理解或正确衡量这种影响。财富效应表明,当资产价值上升时,人们会花更多的钱。如果股市出现重大调整,我们将在经济中感受到这种调整的压力非常沉重。我解读格林斯潘的言下之意,股市繁荣才是美国经济不断上演上升的动力来源。美联储今年7月已降息一次,预计9月18日再度降息释出流动性。但我认为美股的回调是趋势问题,特朗普总统和美联储的行长们对立已久,即使美联储本月降息25或甚至50个基点,也不可能让特朗普满意,这也就意味着美股目前还是处于下降通道并非是调整结束后期能确认新高向上趋势的开始。

  今天我们来谈谈中概股的拼多多(NASDAQ:PDD),拼多多的市值首次突破400亿美元后,俨然成为中国的第五大互联网公司(市值仅落后于阿里、腾讯、美团和京东)。从前几天拼多多发布了2019年第2季度财报显示,实现营收72.90亿元,较去年同期的27.09亿元同比增长169%,较今年一季度的45.452亿元,环比增长60%。

  2019年第2季度,拼多多研发费用为8.037亿元,较去年同比增长332%。平台研发费用占收入比为11%,高于行业平均水平。该部分投入主要为人才、算法、系统等无形资产,固定资产仅占极小比例。

  截至2019年6月30日,平台GMV达7091亿元,较去年同期的2621亿元同比增长171%。平台年活跃买家数达4.832亿,较去年同期的3.436亿同比增长41%,净增1.396亿,较一季度单季增长3990万活跃买家。今年二季度,拼多多App平均月活跃用户数达3.66亿,较去年同期的1.95亿同比增长88%,较一季度的2.897亿单季净增7630万。

  从上面的数据可以分析,自2015年9月成立,短短4年内,从当年淘宝的经验,依靠拼价格的市场巨大潜力,拼多多的高速成长惊人。年初至今,拼多多股价累计涨幅55.39%。在中国互联网应用巨头们陷入滞涨困境时,拼多多就是业内黑马。虽然整个二季度,拼多多归属于普通股股东的净亏损为10.033亿元,但是很明显较去年同期的64.939亿元大幅收窄;非通用会计准则下,归属于普通股股东的净亏损为4.113亿元,较一季度13.791亿环比下降70%。在面临市场竞争加剧的情况下,阿里和京东的市场份额占有率也对拼多多造成未来增长的不确定性上升。而目前来看除了核心电商收入之外,拼多多能不能找到另一个增长点,将决定拼多多2020年是否能够实现由亏转赢的关键。拼多多是依靠下沉低端裂变消费的策略,完成了市场的急速扩张,同等市场规模,京东差不多用了18年的时间。

  面对接下来的扩张严峻的挑战,拼多多的策略是采用品牌补贴,烧钱的方法也是从亚马逊学来的,问题是亚马逊最终是靠云计算盈利,而拼多多还需要多少补贴才能完成高速盈利的质飞跃,还要看能否在未来有更多令人想象空间的故事。我们推算了拼多多的2019年度三季报后认为,每股盈利同比增长可以达到50%,超过二季度的44%;营收也可以轻松同比增幅达到105%左右。如果按目前发展趋势,最快2020年一季度或二季度就能实现每股正收益。对投资者而言,股价拼多多的背后依然是财务数据的多多拼。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